歡迎來到懷寧縣總工會

完善“三新”職工權益已提上日程

發布時間:2018-03-14  瀏覽次數:2247

以快遞小哥為代表的網約工,已成為一個新興職工群體。然而,他們的權益維護始終是一個難題。本報曾刊發《申城十萬快遞大軍“使命必達”的背后》、《烈日下的焦灼與無奈》等多篇報道,直指快遞員工真正能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合法繳納社會保險的數量極低,職工權益嚴重受損。
  在本屆兩會上,多位委員為快遞小哥發聲,呼吁出臺專項規定予以規范,加大監管力度解決其勞動保障難題。而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相關負責人透露,怎樣完善制定“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下勞動用工制度和社會保障制度已列入今年議事日程,將會通過完善政策來更好維護這部分職工的勞動權益。
  工資收入“明升實降”
  不簽合同不繳社保成常態

  在總工會界別聯組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國防郵電工會主席楊軍日表示,快遞業職工隊伍不斷壯大,現在已經超過300萬人。“十三五”時期,還將以每年新增20萬就業崗位的速度發展,但是目前快遞職工的合法權益方面存在諸多問題。
  “首先是工資收入明升實降。”楊軍日表示,從2016年開始,幾大快遞公司紛紛上市,全國快遞業務量連續3年增速超過45%,業務收入連續3年超過35%。原來快遞員每天派送量是30到80件左右,現在為80到200件,但連續3年工資平均增長只有5%。與業務量的增加相比,收入“明升實降”。再加上快遞業發展迅猛,行業存在惡性競爭,進一步壓縮了一線職工的工資增長空間,“在調查中,有的快遞職工說,工作量天天往上漲,工資年年踏步走。”
  其次,勞動安全衛生條件比較差。快遞員一般住在簡陋的地方,防火防暑等條件差。再加上電動車安全性能較差,時有安全事故發生。
  三是用工不規范。楊軍日指出,往往一家企業采取多種用工方式,有的是合同工、有的是派遣工、有的是臨時用工,職工勞動合同簽訂率低。特別是一些非公快遞加盟企業幾乎不簽勞動合同,繳納社會保險覆蓋面極窄;快遞業的工會組織不健全,多數職工尚未加入工會組織。
  四是職業發展空間小。“2015年快遞業列入了國家職業發展大綱,但作為新業態,職級如何評定,職級與利益如何掛鉤,還有待進一步規范。”楊軍日表示,快遞員也認為自己“吃青春飯,拼體力壯”。好多快遞員將其作為進城務工的第一個跳板,認為這個職業“有市場沒前途”。
  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副主席高小玫指出,絕大多數互聯網平臺企業并不為網約工繳納社會保險,僅少數為其購買意外傷害保險,網約工群體的權益保障事實上被“懸空”。
  此外,近年來,企業與網約工之間的用工勞動爭議逐漸涌現。高小玫調研發現,目前涉及網約工勞動爭議的勞動仲裁、司法訴訟案猛增,訴求集中在要求確認勞動關系、獲得工傷待遇、繳納社會保險等。
  根據全國總工會日前針對“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下職工隊伍現狀的調研結果顯示,“三新”職工普遍存在就業者收入不穩定、社會保障權益缺失、職業安全和健康風險較高等問題。互聯網新業態就業的高彈性、對網絡客戶的高依賴度,加上“底薪+提成”工資結構帶來的較高不確定性,造成該群體工資離散度相對較高,部分職工收入較低,網約工普遍存在收入和客戶不穩定的隱患。來自人社部的數據也顯示,全國約有1億人沒有參加養老保險,主要是靈活就業人員、新業態就業人員和中小企業從業人員。
  全國總工會的調研還顯示,職工戶外勞動保護和企業外勞動保護基本處于自發狀態,面臨較長勞動時間、較高勞動強度和更多職業健康風險等問題。勞動安全保護措施的缺位,使得職工戶外勞動安全風險增加。而在高勞動安全風險下,互聯網新業態從業者中參加商業醫療保險的僅占27%,參加職工醫療互助活動的僅25.6%。
  加強行業規范自律
  構建靈活就業社保體系

  楊軍日建議,加大源頭參與,加強行業規范和自律。推進各級政府有關部門、工會、行業協會建立三方聯席會議制度,就落實快遞暫行條例出臺實施意見,適時研究快遞職工隊伍建設和工會工作等問題,相互通報相關工作情況,就快遞業發展改革的全局性政策性問題,特別是涉及職工切身利益的問題進行溝通和協調。推動政府有關部門制定快遞業勞動定額定員標準,促進快遞業在公平的規則下有序競爭。制定快遞業勞動保護指導意見,對快遞企業生產經營場所、生產設備、勞動保護、安全保障等進行規范,更好地保障一線快遞職工合法權益。
  其次,加大監管和執法力度,注重改善從業環境,建議國家郵政管理部門把建立工會組織和職代會制度、簽訂集體合同納入對快遞企業的監管,在履行行業監督管理中加快對快遞企業從業人員依法簽訂勞動合同的引導,加大勞動法律法規執法檢查的力度,指導和幫助快遞企業工會積極開展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建議書的工作。對那些重大的違反勞動法案件公開曝光,探索建立譴責制度。
  高小玫提出,管理部門在現有條件下,可以“專項規定”的形式有所作為。即針對網約工的特點,制訂相應的勞動標準,就工作時間、勞動強度、勞動保護等問題出臺指導性規范。
  同時,高小玫建議,明確網約工以靈活就業人員的身份參保繳費;借鑒非全日制就業的社保模式,確定平臺企業的工傷保險繳費義務,根據網約工就業特點確定合理的繳費標準;要求平臺企業繳納欠薪保障基金;適時制定靈活就業人員(含網約工)失業保險規定,逐步構建全國統一的靈活就業人員社會保險體系。
  已列入今年議事日程
  完善“三新”用工社保制

  據不完全統計,上海靈活就業人員已超過150萬。今年上海兩會期間,市總工會重點關注相關人群的勞動權益問題,提交了《加強新業態企業就業形態法律研究落實新型用工模式下職工權益保障》的提案,建議政府部門盡快出臺相應政策與社會保障制度,引導此類企業規范用工;要適當擴大非標準勞動關系的范圍,將一些具有部分勞動關系特征的就業形態納入非標準勞動法律保護框架。同時允許地方出臺政策分類適用部分勞動標準,就薪酬構建、勞動時間等進行適度規范、給予基本保障。對于屬于非標準勞動關系范圍的勞動者,可建立與其工作行業相對應的必要社會保險制度。
  據悉,今年全國總工會的重點工作之一,就是把握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分析不平衡不充分發展在職工隊伍、勞動關系和工會工作中的特征表現,掌握新技術條件、新生產方式、新企業組織形式下職工權益實現狀況。
  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則透露,按照國務院指示,怎樣完善制定“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下勞動用工制度和社會保障制度已列入今年議事日程,將會通過完善政策來更好維護這部分職工的勞動權益。

打印 關閉
懷寧縣總工會 版權所有 維權熱線:12351 備案序號:皖ICP備09013836號 技術支持:眾和網絡
11选5爱乐彩开奖结果